• RSS订阅 加入收藏  设为首页
关于我们

老兄,别再让我吃蛋糕了

时间:2019/11/18 13:37:25   作者:admin   来源:网络   阅读:18   评论:0
内容摘要:来哥伦比亚大学报到的第一天,我刚走进自己的宿舍,就看到一个棕发碧眼的男孩冲我微笑:“嗨,我叫拉斯,把东西放在这里吧。”这就是我的室友拉斯,我们都是留学生,一起住了整整两年半。拉斯很直率,很幽默,又爱搞恶作剧。我经常嘲笑他:“笨得要死,编程的速度比老牛拉车还要慢。”他也经常反击我:...

来哥伦比亚大学报到的第一天,我刚走进自己的宿舍,就看到一个棕发碧眼的男孩冲我微笑:“嗨,我叫拉斯,把器械放在这里吧。”这就是我的室友拉斯,我们都是留学生,一路住了整整两年半。

拉斯很直率,很幽默,又爱搞恶作剧。我经常嘲笑他:“笨得要死,编程的速度比老牛拉车还要慢。”他也经常回击我:“永远找不到女同伙,见到女孩脸就比猴子屁股还红。”

哥伦比亚大学的膏火加生活费大约一年1万美元,这在1979年,对于一般的美国家庭来说,不是一个小数目。

有一年,我和拉斯都没有钱买机票回国过圣诞节,就都留在黉舍里寻找打工的机会。有一天,他从黉舍食堂搬回来25公斤奶油芝士,盘算自己做蛋糕。我们计划做20个蛋糕,天天当饭吃,以省出假期的饭钱。

25公斤的芝士根本没办法用通俗的搅拌器来搅,我们只好倒进一个大桶里,每人拿一个棍子使劲搅。做好了,我们开始天天吃同样的奶酪蛋糕,吃到最后,已经到了看都不想看、提也不想提“蛋糕”这个词的地步。直到七八天后,拉斯忽然对我说:“开复,天大的好消息!剩下的蛋糕发霉了!”那天,我们俩坐地铁到唐人街的一家中国菜馆,点了7盘不合的饭和面,通通吃光。结账的时刻,看到光光的盘子,办事员不敢信任。她上高低下地打量桌面和桌腿,然则什么也找不到。“难道你们真的把这些都吃光啦?”办事员问。我们点点头。“天啊,你们要不要叫救护车?”办事员惊呼。

“做蛋糕”这个词,后来成了只有我们才能听懂的暗语,就是指做同一样器械做得太烦了,直到让我们恶心。

有意思的是,拉斯爱好做蛋糕的习惯保留了下来。每年圣诞节,他都要给我寄一个他亲手做的蛋糕,每次都加上巧克力和朗姆。然则,圣诞节时他从德国寄出,等我收到的时刻,基本上已经到春节了,我们全家谁都不敢吃这个蛋糕。

2000年,我从微软亚洲研究院调回微软在西雅图的总部工作。那一年,因为迁居的工作十分繁重,我忘记了告诉拉斯。结果,拉斯又寄了个蛋糕到我原来的地址,邮政系统查无此人,又把蛋糕退回到拉斯的家里。拉斯接到蛋糕十分惊奇,他发了封邮件给我说:“你知道吗,我一向以为,在蛋糕里加朗姆和巧克力是一种古老的防腐方法,所以,当我今年5月份接到我去年圣诞节寄给你的蛋糕时,我在想,我终于有机会试试这种防腐的方法是不是管用啦。现在,我很高兴地告诉你,开复,我把那个蛋糕吃啦!而且,更大的好消息是,我还活着。”

我对着电脑哈哈大笑起来,我告诉拉斯:“我写了一篇关于我们做蛋糕的博客,不过是中文的。你可以用谷歌翻译对象翻译一下看看。”而拉斯立时给我回了一封邮件说:“我很爱好你写的我们做蛋糕的冒险经历,不过比起谷歌翻译版,我照样宁愿读你的中文原版。”


相关评论
菠菜导航网Copyright © 2010-2022